耿福能:医药供给侧改革关键是提升药品质量

    发布时间:2016-03-14   来源:中华康网   
      手机查看

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草案提出推进“健康中国”建设。如何实现这一战略目标?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到底要如何破解?

一个普遍的认识是,“尽管我国的医改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成果,但是目前跟老百姓的需求还有较大的距离,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还没有根本缓解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四川好医生药业集团董事长耿福能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,医改相关问题,是世界性难题,任何一个国家和政府都不可能一蹴而就,不可能做到每一个人都满意,但是目前老百姓看病负担确实较重。

耿福能认为,我国的医疗费用从全球来看并不贵,但是老百姓的负担重。原因是政府投入少,商业保险、慈善机机制没有跟上。如果国家“出大头”,医疗、商业保险拿一点,慈善再跟进一点,一下子老百姓的负担就不重了。

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协调推进医疗、医保、医药联动改革。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制度,改革医保支付方式;扩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城市范围;深化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改革;在70%左右的地市开展分级诊疗试点,促进医疗资源向基层和农村流动。

“三医联动”能否成为深化医改的突破口?分析指出,其实“三医联动”的提法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但推动情况并不太理想,尤其是医疗改革更成为“三医”改革中公认最难啃的硬骨头。对此,耿福能表示,只是“三医联动”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必须建立有效和系统的执行机制,尤其是建立有效的分级诊疗制度更是重中之重。“分级诊疗不能靠行政措施来干预,应该激发医生的主动性,利用经济杠杆配置资源,保证他们的物质和精神待遇。”耿福能说,高端专家是解决疑难杂症的,研究应该多于诊疗,三甲医院科研成份应该占百分之七八十,诊疗占百分之二三十。现在完全颠倒了,专家没有时间做科研,都是在看病。

另外,针对"海淘"一族大包小包从国外买回各种“洋中药”的现象,耿福能表示,问题出在供给侧方面,供方和需方矛盾尖锐,建议大刀阔斧改革 。

“质量最好的药才是最便宜的药,而不是价格最低的药就是最便宜的药。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到日本去买药?日本药品质量管理等各方面做得很好,所以表面上看价格贵,但是它药效好,实际上便宜。”

为此,耿福能提出建议,改革现行的医药招标政策,严格禁止最低价招标,应该充分考虑药品的研发成本和生产成本,建立全国统一公平的药品竞争体系,鼓励企业造出真正一流质量的药品,提升优质药品的有效供给。

对话:

人民网:作为一名医药界代表,怎么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?

耿福能:今年政府工作报告60次提到“创新”,这一点让我非常惊讶。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通过一年的时间,这个概念深入人心,各行各业创新、创业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。

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来看,经济下行的压力是有,但是政府工作报告承诺民生投入和百姓收入不会减少,都是比较具体的数字,比往年更接地气。

人民网:您今年带来哪些建议?

耿福能:我今年继续关注“精准扶贫”。贫困地区农民有土地、有劳动力,没有技术、品种和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。只有产业扶贫,精准扶贫,才能给老百姓解决问题;同时,精准扶贫对企业也是一举两得,不仅名利双收,还为我们提供了优质的原材料。所以,企业的参与,精准扶贫,才能真正实现总书记提出来的2020年全面奔小康目标。

人民网:大健康产业是未来最重要和最有前景的一个产业之一,如何理解大健康?

耿福能:我们高度重视大健康产业。造药造了30多年,病人越来越多。所以我们的医疗卫生发展方向是不是存在问题,能不能让这些人少病、不病?可以用大健康来解决。大健康的导向就是尽量少生病,不得病,健健康康、快快乐乐,这是最高境界,而且适合最古老的黄帝内经描述的未病先治、治未病的中医哲学思想。所以,大健康产业,国家高度重视,我们也正在转型,人们的意识也会慢慢转变过来。

      精彩必读
      马宝与牛黄、狗宝并称为“三宝”,具有清热解毒...
      饺子虽好吃,但有时却让胃感觉相当不舒服,胃酸...
      据北京天坛医院院长王晨介绍,天坛医院建于19...